入世为安

太太是世界的珍宝!

【双花】花开那夏不可再

  • 我很努力的想不OOC了,如果还有,我很抱歉(可能是多加了点自己的想法


1.

   张佳乐和孙哲平在现实里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午后。路上行人匆匆,他却一眼看到了孙哲平,那狂傲的眉眼,啧啧,长的就那么像狂剑。这样想着,张佳乐上去打了个招呼,“嘿,狂剑?”额,这句话好像有歧义,于是又补了一句,“孙哲平?”对面的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了,“张佳乐?”“你好。”“嗯。”

阳光正好,两个少年笑容里带了点不羁,那是属于他们的年少轻狂。

2.

   其实有人说张佳乐天真,第一次遇见就草率的报了名字并答应和对方组队,万一是坏人该怎么办。张佳乐其实不是天真,只是打完一场混战好不容易活下来,,一激动,说的话就不过脑子了。不过每每想起就觉得很庆幸,幸好他没想这么多,也幸好大孙不是坏人,不过确实有点像嘛,张佳乐偏头,看着身旁的人。

真是幸运,我能遇到荣耀和你。即使前路坎坷,至少你已带我看过最美好的风景。

3.

   那天下着大雨,张佳乐从经理那得知孙哲平离开的消息,脑中还是一片空白,就已经不自主的跑出去了。路上的人都在匆忙地躲雨,他却想这样挺好,至少能冷静一下吧。脑子快炸了,真的有好多想问他的。可到了他面前,给了他一拳后,看着一脸平静的他,和手上白的刺眼的绷带,他张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他们毕竟是最了解彼此的搭档。可是,却又没有权利干涉对方的一切,到头来,不过是彼此的匆匆过客而已啊。真可笑,就这样吧,我也还有自己一人所要走的路啊。那一拳揍狠了,手有点疼。他握了握拳,你等着,我一定拿个冠军给你看!既然你已退出,那我们两个人的约定,就由我一人完成吧。

那两个笑着说好明年再来的少年,最终分道扬镳了。

4.

   张佳乐静静地看着面前倒下的百花缭乱,手迟迟没有离开键盘。可是,还是要面对事实啊,他听着如雷的掌声,清楚那不属于自己。

   习惯了吧,他问自己,已经麻木了啊,心头涌上一阵从未有过的疲惫感,好累啊。他偏头,募然想起那人已经不在了。真是可悲啊,我那么努力的证明自己不需要你,到头来,却连自己都骗不过吗?指尖悬在那个早已是空号的号码上方,还是没有摁下。他转身,拨通了一个号码,“喂,经理?决定好了,我要退役……”

 听人说过,哀莫大于心死。而如今我才知道,真正的悲哀,莫大于一颗爱着的心,永远不死。

5.

   张佳乐早就料到了这一场景,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他不后悔。可当他看到那些百花粉丝的那一瞬间,情绪几乎不能自控。不,于锋和邹远才是百花的未来,是我的错,让他们背负了太多,既然如此,让我再帮他们最后一个忙吧,作为一个不负责任的前队长。一弹射出,然后举枪,张佳乐望着游戏里的浅花迷人平稳的举着枪,突然好感谢游戏里的他,手不会抖。所以当那个熟悉的狂剑士冲到他面前时,恍惚地,他又问了一如当年的问题,只是这次,不需要答案。这么多年了,人群里,他依旧能一眼认出他来。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我只是……”只是如果没有过去,我这些年的执念与疯狂,又从何而起?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也好,让我试着,学你一次吧。

   只是,最终还是不行啊。张佳乐苦笑着看着倒地的浅花迷人,那就把它们打成包袱,背在肩上吧。也不缺这一点了,是吧。他问自己。西部荒野花开依旧,只是……浅花迷人再次举枪,子弹射出的瞬间,他闭上了眼。霸气依旧的狂剑士笑笑,重剑扛肩,潇洒转身。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孙哲平还是那个孙哲平,可有些东西,再也不回不来了。比如那个阳光正好的夏日,那些肆意挥霍的青春。

  再见,繁花血景。

  不,再也不可能见到了。

  岁月常相似。花开依旧人不复,流年竞相摧。


评论
热度 ( 19 )

© 入世为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