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为安

太太是世界的珍宝!

【记B记】大概是一个理想日常(不

•B细胞他真好他真好他真好……(碎碎念发言
•ooc及私设预警
•记B记无差吧……(反正都很好吃(危险发言

时间对于记忆细胞而言最是富余,以至于他在一个世界和平,日暖风轻的下午还有闲心缅怀他的不知道多少个前任搭档。
“第一任,活的时间蛮长的,自杀。第二任,唔,是个认真得过分了的家伙,过劳死。啊,这一任印象蛮深的……”手指拂过纸页上的浮尘,记忆细胞常奇怪于他的脑中储存了整整一书柜冗杂的记忆,却总也记不住这些生活琐事,才启用了这样厚重的笔记本记录他的搭档们。
实验室方向又叮铃哐啷热闹起来,B细胞烦躁的声音随后传来:“记忆先生你干嘛呢!我实验要炸了赶紧过来帮忙——诶诶诶,靠!”记忆细胞循着声音扭头看去,视野里只有挂在门上的小牌子一晃一晃悠哉得很。
他冲进灾难现场的前一刻还惦记他那落了灰的笔记本,想着过会定要找块抹布好好擦一下。

记忆细胞最终晚到了一步,迎接他的是乌烟弥漫的实验室和一个咳个不停的B细胞。他匆匆忙忙寻来毛巾擦他搭档满脸的灰,自然也让清理笔记本这件事溜出了大脑。B细胞看上去有些低落,一双灰蓝色瞳子是晨曦时刻的湖水,记忆细胞忍不住低下头吻去湖面的雾气,于是B细胞又是一副斗志昂扬的模样了。
记忆细胞换了多少任搭档没有人能数清,但没有一任拥有这样漂亮的灰蓝瞳色。
正如大家都认为高龄又正经的记忆细胞先生动心该是很难得的事,可他还是爱上了眼前这个总是有点孩子气的人。

这其实并不是件难事,记忆细胞抓着头发试图从脑海里翻找出幼年B细胞的模样一边想着。那时的B细胞还是幼童模样,帽子倒扣在一头棕色乱毛上,明亮的眼睛似是倒映了阳光,在记忆细胞的心脏上惊起一片波澜。
请问您是记忆细胞先生吗?我、我是新来的成熟B细胞,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他的小朋友咧开一个大大的笑,揪着衣角却还刻意加重了“成熟”二字。
彼时记忆细胞刚追忆完他之前的搭档,那些模糊了的回忆封存在一尘不染的笔记本中,而他未经风尘的新搭档站在面前笑得灿烂。
时间对于记忆细胞而言最是富余,他的年龄就像他换过的搭档一样没有人能数清。
可那一刻记忆细胞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老过。

B细胞很快适应了这个舒适的新环境。他给实验室的门上挂了“闲人免进”的小牌子还画上杀手T细胞的表情包,对这位同居前辈的称呼也从“记忆细胞先生”逐渐变成了“记忆先生”。他学会吐槽搭档的看似正经实际不靠谱,学会催促搭档记录抗原,学会理直气壮地近距离观察记忆细胞工作。
再后来,记忆细胞盯着实验室门上“今天也要努力工作”的新牌子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肩头的B细胞披着外套睡得正香,身上萦绕着免疫球蛋白和其他什么试剂的味道。
记忆细胞突然有点怀念那个刚来不久的小家伙,会因为熬夜制作抗体而趴在乱糟糟的实验台上沉睡,被惊醒时眼角红红像偷涂了大人的眼影,还逞能说马上回去工作。
在记忆细胞的印象里B细胞窜得很快,眨眼间幼童成了少年,少年成了青年,这抹身影挟来的光渗进这个小屋,正如初见时灰蓝色的眼睛是潮水席卷了那颗不知年岁的心脏,喧起一片惊涛。

这个B细胞似乎有耗不尽的活力,他又不知道第多少次把自己锁进实验室乒乒乓乓,记忆细胞在屋外有些紧张地思考应该先远离危险区域还是冲进去守着B细胞。
他脑中有整整一书橱的知识量包括各种凶兆及其应对措施,然而没有一条能告诉他自家B细胞大有不炸实验室不罢休的趋势时他应该怎么做。
还在外面焦虑转圈时记忆细胞听见了B细胞的呼唤,那种平静到异常的语气让他顾不得其他。
但实验室里的气氛也很平静。带着护目镜的B细胞招呼记忆细胞关门关灯,于是烧杯中的流光溢彩俱呈现在他眼前。
很漂亮。记忆细胞想,思维不合时宜地飘到了他们初见时那双灿若繁星的眼睛。那是记忆细胞第一次知道灰蓝色也可以这般明亮,也是他除了书本外为数不多可以清晰记得的东西。
就在他昏昏沉沉想要忆起更多的时候,周遭的黑暗中B细胞伸出手轻轻遮上他的眼。
B细胞屏住了气。于是记忆细胞听见自己心脏晚于那片惊涛许久的回音。

然后一个吻落了下来。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入世为安 | Powered by LOFTER